泰兴新闻在线

搜索
当前位置 泰兴新闻在线 > 财经报道 >

昨日小楼_财经

时间:2020-05-01 08:32| 作者: 泰兴新闻在线| 来源: |

翟海兰

1987年,我被久久免费网观看分配到距南京约四十公里处的柘塘中心卫生院工作。

小楼是这家医院的门诊部,初次见它,便被它独特的建筑风格所吸引。小楼其实并不小,只因临街而筑,为两侧院墙和店铺遮蔽,迎面所见便是它最具特色的那部分:高耸的人字坡屋顶,气派的拱型落地长窗,青灰色扁砌砖墙,虽经历了岁月的洗礼,非但未显陈旧,反见得一种古朴雅致的美,在那个火柴盒式水泥楼房盛行的年代,愈发显出了它的特立独行。

小楼分为两层,一楼是各科门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二楼是住家,一条长长的东西向走廊将房间分隔为南北户,俗称筒子楼。

因为人少,即便是单身职工,也几乎一人一间。我和同去的女孩被分至最东边一间,十几平米左右,两扇明窗,东、北各一,开窗即是天,心中好不快活。打扫房间时,才发现问题来了:没有自来水,没有厕所,取水得下楼到后院的水井里打水。

上街买桶买绳,到了井边离井口还差着一步,就将绳子放下去,老半天,只觉得桶在井里漂着,好容易绳子慢悠悠往下坠,手里有了分量,往上提却提不动,便两人一起合力拽绳子,满满一桶打上来,碰到井沿却跌跌撞撞泼了三分之一,因为使劲脸都涨得通红,一人一边共拽着水桶的把手,泼泼洒洒回到房间,就只剩了半桶水,但两人依然兴致很高,因为这是独立生活的开始,青春总是容易感动和快乐的。和同事熟稔之后,发现一位医生家的打水桶很特别,居然是用篮球做的,削去气眼周边的三分之一,用铝皮衬了里,又轻松又好用,便常常去借,打水也变成了一种乐趣。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建房还未及考虑隔音问题,住在小楼里,虽独立成章,却无私密可存,家家的生活近乎半公开化。哪家吃的糖醋排骨,哪家吃的红烧带鱼,风送十里,自不待言,连入夜后的夫妻拌嘴,小儿梦啼,也历历可闻,清晰在耳。

一次,吃过晚饭后去散步,见平日里要好的一对同事夫妇正在划拳,剪刀、锤子、布,心里好奇不已,他们的孩子都七岁了,还这么童心未泯?一问才知道他们在决定今天谁洗碗,大家都笑着说这真是发懒时的好办法,值得推广。

小镇的生活悠闲得像天上的流云慢慢地游,那时大家的手头都不宽裕,时间却富有得多。

心灵手巧的女孩子就买来编织书,用毛衣针和钩针编织出式样新颖的毛衣和各种精美的家具台布,每一件新衣上身都引来一片啧啧的赞叹。连一向笨拙的我也学会了织毛衣,但到底不是天生灵巧之人,很快就意兴阑珊地放弃了。于是拼命看书,常常从文化馆借来书,厚厚一摞,五六本,买些面包,烧壶开水,“躲进小楼成一统”,同事几天见不着我,都以为我回家了。现在想起,只有B里香那时才真正地看了一点书,以后就再也没有那样大把的时光了。

四年后,我也与小楼告别了,行前,将紫罗兰郑重地托付给友人。重回小楼,见那朴素的花儿张着笑脸,在每一扇窗台上向我招手。

再回小楼,人字型门楼仍在,只是外墙全部贴上了白瓷砖,再不复是从前青灰色砖墙古朴的模样,两幅美丽的拱券式长窗也被闪着银光的铝合金玻璃窗所替代,从前安静的时光也仿佛被丢弃在岁月深处。楼内早已面目全非,住家户都搬走改作病房:铺上了光洁如镜的地砖,增添了各种医疗设施,俨然一个个标准病房。

岁月的流逝,褪去了少年的青涩,面对小楼新貌,心中不免感到怅然若失。逝者如斯不可追,没有人可以阻挡时代的潮流。让小楼昨日永存记忆中吧!

Copyright © 2014-2016 泰兴新闻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新公网安备 苏icp备11044766号-1